当前位置:主页 > 千墨艺术网 > 评论 >

黄龄:“小众女伶”的生存与突围

时间:2019-08-18 11:23 浏览人数:
        妩媚却不妖娆,情色却不色情,大胆却不露骨,创新又立足传统,另类而极具享受。这大概是我对这位音乐人的最初印象。最新专辑《醉》闯入华语流行音乐界,听惯了千人一声的“靡靡之音”,再品品她带来的烈酒,或许会是一杯流动的火焰。
        从第一张专辑《痒》开始,黄龄逐步确立了自己在音乐界的沙文主义式的探索。同样这张专辑,我也是非常喜欢的。所谓成也常石磊败也常石磊,长期与常石磊的合作让她形成了模式性的思维固化。不想沉浸阳春白雪的高傲,却又不甘下里巴人的泛滥,这次为了寻求一些突破,而选择了新的制作人宋阳。无论是主打歌《醉》里的性感妩媚,还是《大调》里描述一个儿童成人的过程,再到《天空能划过一道星光》化身硬朗侠女,最后《恶之花》用最具实验性质的的风格,来讽刺人性本恶的真相,她的可塑性给音乐留了很大的空间,民族的曲风前赴后继,兼有老上海的风情、爵士的慵懒与R&B的灵动,电子音乐的画龙点睛,再加上一抹若有若无的末世气息,都令人眼前一亮。百变如水的风格,甚至一度怀疑她是穿越来的“幽森鬼魅”,口涂大红,步生莲花。
        不同于以往专辑的强烈个人主义印记,这次的专辑虽具实验色彩,但大多数歌曲已经按市场化的需求而改造,有浓烈的都市气息,不再考验普通听众的耳朵耐受性。这是她的一丝妥协,亦是一次悲哀——我们的华语流行音乐界,始终容不下“个性”两个字。而这两个字却又弥足珍贵,珍贵到足以把普通歌手,拉高到艺术缪斯的位置。
        而她的唱功从来都是天才似的存在。
        什么是唱功?对于黄龄,不拘泥于流派和唱法,而非能唱多高的音和多少腔体共鸣;灵活地展现自我的心声,而非抖落多少“包袱武器”。头晕目眩的从来不是技巧,是乐思,是一人千声的表达。她的矫揉造作总令人心醉神迷,干净清爽,而不令人生厌。每一句都能打上自己的标签。一首《high歌》,翻唱把原唱唱红,或许就是对她歌红人不红的注解。太过“小众”已经让她憾失江山,而有的翻唱以面目全非的改编,却引来许多哗众取宠的追捧。所以于她,我多少是有些惋惜的。
        不同于很多商业化包装下的流行女歌手,21世纪的她仿佛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尴尬现象,定位摇摆不定,唱片一推再推,就连现场演出,都很少见到。我们欠她的恐怕不是一个机会那么简单,有待提高的审美水平以及不够完善的包装体系,也是一个研究课题。和袁娅维一样,她们都在彳亍,都在一次次自我怀疑之后继续前行,这是难能可贵的品质。当然,这不是音乐最好的时代,也不是音乐最好的国度。对于只认名气不认作品的大多观众,她们苦命又乐观。
        假以时日,必是天后。

 

作者:刘子康

【千墨艺术网2019年8月18日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