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千墨艺术网 > 文化 >

重走长征路(下)

时间:2020-09-14 22:54 浏览人数:
        千墨艺术网消息(牟金豹)明年是建党100周年。8月7日,带着深深崇敬和向往,带着浓重的情感,带着儿时的梦想,我们一行四人从石家庄出发,沿石太高速一路西行,奔向心目中的远方,开启了“重走长征路,敬献百年礼”之行。我们经过山西,到达陕西咸阳附近的兴平市休息,次日下午到达迭部县的茨日那。
此前,去年国庆节期间已经走过了长征路瑞金到四川诺尔盖、巴西的前半段,这次走的是红军进入甘肃后最终胜利到达延安的后半部分。
        中国大地上发生的震惊世界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是红军意志、勇气和力量谱写的伟大史诗,是人类战争史上的空前奇迹。长征是举世无双的,是人类坚定无畏的丰碑,永远流传于世。茨日那革命遗址位于甘肃省迭部县旺藏乡政府驻地东南侧。1935年9月13日-15日,红军到达旺藏寺,一军团住进旺藏村,三军团和军委纵队住在旺藏寺,毛泽东主席住在该村一家普通小院的木楼上,并在这里向红四军团下达了“以三天的行程夺取腊子口”的命令。
        主人桑杰自己也记不清这些年来自家老屋究竟来过多少游客,更记不清自己曾向游客介绍了多少遍当年长征时毛主席在老屋住过的情况。桑杰是迭部县旺藏乡旺藏村茨日那村民小组村民,因为1935年毛主席和红军曾在他家住过,现在他的家成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当地红色旅游景点之一。从爷爷那辈算起,桑杰一家三代人守护着当年毛主席住过的这座小二楼,守护着他们的红色记忆。
        我们赶到时,天上突然下起了大雨,大家在老屋里随即拉起了家常。一群人中有一长者问我们从哪来、还到哪去,孙洪涛同志介绍说,我们是河北省西柏坡人,是来重走长征路的。对方立即高兴地握手,连说:“跟我走!跟我走!”看到孙洪涛同志不解的表情,别人立即介绍说,这是甘肃省人大副主任、甘南藏族自治州书记俞成辉,一旁陪同的是迭部县委书记日晴东珠。
        在主人的盛情邀请下,我们随同两位领导来到了俄界。俄界仅46户人家。当年红军从四川带来的翻译先误将“高吉”读为“俄界”,政治局作会议记录的同志便将“俄界”记下了,会议也成了“俄界会议”。“高”在藏语里意为山,“吉”为八。“俄界”历史可追溯到八九世纪的吐蕃王朝时期,村民祖先是早年吐蕃的守边军士。这一带流传着一种尕巴舞,被专家认为很可能起源于当时的军事训练。村头古老的大杨树在风中沙啦啦摇曳。它曾目睹当年八千勇士从这里向北挺进。
        俄界会议公开批判了张国焘的反党分裂活动和军阀主义倾向,改变了在陕甘建立根据地的战略方针,确定用游击战争来打通国际联系,创建新根据地的战略方针,这对于克服张国焘的右倾分裂主义与军阀主义,保证党中央北上方针的贯彻实施,有着重大的意义。
        当前,这里正在建设旅游设施,拟充分利用其森林资源天然绿色氧吧,把红色旅游带动起来,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到这儿来,走走长征路,亲身感受红军所表现出来的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革命必胜的信念、艰苦奋斗的精神和一往无前、不怕牺牲的英雄气概,使之成为激励人们奋发图强的精神财富。当地村干部介绍说,俄界也搞起了民宿小木屋,实行公司化运营,藏民入股,统一早餐,用早餐的地方宽敞明亮,上面是天井,下面是吧台。得益于政府的支持和红色旅游的发展,2018年已实现全部脱贫。
        我们沿着红军走过的长征路一路前行,腊子口、哈达铺、榜罗镇、会宁、界石铺、吴起县,终于到达革命圣地延安,实地感受了红军长征所经历的艰难困苦。透过长征路线上的遗址、标牌、陵墓、纪念馆,我看到了革命先辈们留下的长征印痕。每个难关,都是一座丰碑,铭刻着红军先辈们金戈铁马、气壮山河的光辉业绩。

        我们一行成员有:孙洪涛,57岁,中国银行高级经理;赵慧军,48岁,医药代理商;张彦迋,46岁,中行某支行行长。

        影像记录:

        ▲作者与桑杰在迭部县旺藏乡旺藏村茨日那毛主席旧居前合影。

        作者简介:牟金豹,男,1962年11月出生,河北省吴桥人,中国金融摄影家协会会员,河北省艺术摄影协会会员,1978年考入河北财经学院,毕业后担任过教师,政府公务员,现供职于中国银行,爱好写作摄影,发表过30余篇散文和摄影作品。

 

相关阅读:重走长征路(上)